当前位置 :主页 > 本地 >

金乡挖蒜客

* 来源 :http://www.lenuki69.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7-10-27 06:33 * 浏览 :

  5月21日清晨4时,几名挖蒜工搭车赶到位于105国道边的济宁市金乡县胡集镇马劳务市场。5月,新蒜进入集中收获的季节,来自山东、河南、安徽等周边地区的挖蒜工聚集到金乡,这里是我国大蒜的主产区。

  5月21日清晨4时,几名挖蒜工搭车赶到位于105国道边的济宁市金乡县胡集镇马劳务市场。5月,新蒜进入集中收获的季节,来自山东、河南、安徽等周边地区的挖蒜工聚集到金乡,这里是我国大蒜的主产区。

  105国道边,为了一大早就能揽到好活,也是为了能省钱,挖蒜工在街头露宿。

  清晨4时,金乡县胡集镇的马劳务市场已被招工的雇主和找活儿的挖蒜工挤得水泄不通。

  5月21日清晨4时,天还没亮,济宁市金乡县胡集镇105国道,行人和车辆已经把口挤得水泄不通。陆续离开的四轮拖拉机上是成群结队的农民工,他们是来金乡“帮忙”挖蒜的,被当地老乡称为“雇佣军”。

  金乡位于鲁西南平原腹地,每年大蒜的种植面积在70万亩左右,在以鲁南、苏北为主的大蒜主产区里居首位,这里大蒜价格的波动足以影响全国市场。据报道,去年6月至今,全国大蒜价格持续上涨,这让不少人想起几年前 “蒜你狠”的蹿红。

  大蒜的种植和收采需要大量劳力,目前机械化的程度较低。随着农村青壮年劳动力外出打工的增多以及土地流转的加快,每到种蒜、挖蒜的季节,都需要雇佣大量外来农民工。5月,当年的新蒜进入集中收获的季节,山东、河南、安徽等周边地区的数千名农民工像往年一样聚集到金乡,其中以中老年妇女为主。5月21日清晨,近300名农民工背着行李、带着工具聚集在105国道边上找活,他们大多来自金乡附近的鱼台、嘉祥、梁山等县市。

  “金乡钱,不好拿,不是跪,就是爬”,这是流行在金乡的一句话。挖蒜是个苦活,挖蒜工清晨5点下地,挖蒜、剪蒜杆、去蒜根、装袋,每天工作时间在12小时以上,不过收入也不错。

  来自山东嘉祥县马集镇的李大姐正与金乡县胡集镇杨庙村的蒜农种植户周美兰讨价还价。“每年夏天挖蒜的季节我们都来, 包早、午饭,一个人一天能挣200块,半个多月下来一个人能挣三四千块。”李大姐说。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双方最后以每亩900元成交。

  “听说明天金乡有阵雨,蒜农们肯定要抢收,估计能多挣些。” 一位40多岁来自山东单县的女工,话还没说完就匆匆坐上了四轮拖拉机,和同伴跟着雇主赶往地里。

  来自山东梁山县李官屯乡的胡大哥一行10天前来到金乡,为了一大早就能揽到好活,也为了省钱,晚上他们就睡在105国道的大旁。也有一些挖蒜工会住在当地人开的家庭旅馆里,5元一个铺位。金乡不少本地人都借着挖蒜的商机开起了家庭旅馆,每户能住近20位挖蒜工,虽然条件简陋,但到了旺季供不应求。

  每年5月随着山东、河南、江苏等主产区大蒜陆续上市,全国蒜价逐步回落。今年蒜价却有些反常,据新发地农副产品批发市场统计,今年5月第一周蒜价不降反而上涨了13.64%。

  按照老乡的说法,蒜价上涨主要是受去年寒潮的影响,大蒜大面积减产,金乡一亩地只能产2000多斤鲜蒜。据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信息研究所的专家介绍,民间资本在主产区重金圈地,控制蒜源,是近些年造成蒜价大幅快速上涨的原因之一。

  “我们村到现在都没有人卖蒜,大家都把鲜蒜收了晒成干蒜,囤起来等到价格高的时候再卖。”盐场村种了20多年大蒜的蒜农老周说。

  金乡的赵先生从事大蒜交易14年,有4个容量3200吨的冷库用来储存收购的大蒜。据说,2015年他投资100万元,以每斤2.5元的价格收了大量干蒜,放进冷库后陆续出货,最高出货价在每斤6.5元左右,赚了百分之三十。他说,如果能赶上最高点出货,利润可以达到百分之五十。2016年他包了400亩蒜地,计划投资500万元。以他的经验来看,大蒜价格每隔三五年就要大幅波动一回,如果赶上行情不好的年份,血本无归也是常事。但今年,值得赌一把。